? 第十二章、生意买卖_恶毒女配日常 亚博国际真人平台,yabo亚博体育下载,www.yabo88.com
560小说网 > 恶毒女配日常 > 第十二章、生意买卖

第十二章、生意买卖

晏安被绑到了一辆车里。
  
  坐到车里,借着微亮的顶灯,晏安才得以看清刚才在背后袭击她的人。
  
  肥头大耳,满脸横肉,电视里常见的坏人模样。
  
  她的手被反捆在了身后,那个肥壮的男人恶狠狠地盯着她,威胁:“刚叫出声就杀了你。”
  
  晏安心脏砰砰砰砰跳个不停,她想她这会儿张口肯定会泄露出胆惧颤抖的声音。她只能佯装镇定,冷漠地别开脸去。
  
  “哟!不哭不叫,挺冷静啊。”尖嘴猴腮的男人从驾驶座回头看她,问:“不问我们把你弄来这干嘛?”
  
  “我问了你会告诉我吗?”晏安问道。
  
  “会啊。”
  
  晏安把腰直了起来,认真地看向面前人,问:“你们想做什么?绑架勒索吗?”
  
  晏安深吸了一口气,沉着地开口,“我想你大概不知道我的情况,我无父无母是个孤儿,你绑架我勒索不到一分钱。
  
  “绑架勒索?”尖嘴猴腮的男人呵呵笑了起来,说:“那是犯法的事我可不干!”
  
  晏安瞪着他,千百个念头在脑子里飞速滚动,最后只剩下一个鲜血淋漓的黑洞,逐渐吞噬她剩余的思想。
  
  她深觉自己喉间发干,口中津液迅速分泌,她听见自己苦涩的声音从牙齿缝里漏出。
  
  “那是……”晏安停了一会儿,想起了刚才男人手中那张属于自己的相片,来自她领养证上的照片。
  
  好一会儿,晏安才发觉自己的眼睛可以再次对焦,她问:“是人口拐卖吗?”
  
  尖嘴猴腮的男人笑而不语,晏安什么都明白了。
  
  怎么敢!
  
  他们怎么敢跟人贩子勾结!她只要去报警他们就全完了,除非……
  
  除非他们笃定她不可能有去报警的机会。
  
  “你要把我卖去哪?”事到如今,她再如何咒骂俞顺康董馨都没有任何作用。
  
  她得逃!
  
  她得逃出去。
  
  “这个哥哥可不能告诉你了。”
  
  男人发动了车,拐进了一条幽闭黑暗的巷子里。
  
  “他们出多少钱?”晏安接着开口,理直气壮,“我给你双倍,你放我走,我不为难那你。”
  
  旁边肥头大耳的男人笑得全身发抖,不知道是在怀疑她的说辞还是讽刺她的天真。
  
  “谢谢你了。”尖嘴猴腮的男人回答:“但我们做生意是讲究信誉的。”
  
  “那请你回答我。把我卖了,他们承诺给你多少钱?”
  
  “他们?”男人笑,说:“他们为什么要给我钱,是我们给钱才对。等把你卖了,卖得多少钱,我们再分。”
  
  “你们是直接接头,还是有中间人?”
  
  “嚯!小妹妹挺懂啊,还知道有中间人?”
  
  窗外黑夜正浓,熟悉的街景一点点倒退,晏安发觉自己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。
  
  她身后的手一直在颤抖,她需要通过噬咬舌尖来稳定慌乱的心神。
  
  她听见自己问:“你们不怕我去报警,把你们全给抖搂出去?”
  
  男人把头转了回来,说:“实话跟你说,这种生意我也不是第一次做,反正经我手卖出去的人,就没有跑出来的!”
  
  男人又把头转了回来,后视镜里笑笑嘻嘻:“看你不哭不闹又乖才跟你说,认命吧!”
  
  尖嘴猴腮的男人第一次露出认真的表情,说:“去到那也好好听话,少吃点苦少受点罪,别惦记着回家了。”
  
 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,晏安明白跟对方交谈无用,她只能死死盯着窗外,试图寻找逃脱离开的机会。
  
  她能怎么办呢?
  
  晏安看了眼旁边闭眼歇息的肥头大耳,毫不怀疑他一拳就能把自己的天灵盖敲碎。
  
  不能莽撞!
  
  她只有一次机会,绝对不能莽撞。
  
  窗外的风景渐渐从霓虹光影变为了廖无人烟的空旷地,晏安想,她现在就是有机会跳车逃走也没法找到回去的路。
  
  况且,晏安看了看自己的细胳膊细腿。她能跑到哪去呢?
  
  车子行进了一个多小时后,尖嘴猴腮的男人把车速慢了下来,最后停在了一家关门打烊的汽修店门口。
  
  还是很偏僻的地方。晏安小心地打量,发现这附近除了这家汽修店什么都没有。
  
  肥头大耳的男人拿钥匙打开了卷帘门,灯光亮起,他从柜台后找到了一桶泡面。
  
  晏安暗自在想,看现在样子,他们应该要在这里停留一会儿。
  
  十来分钟后,一辆对头车在他们面前停下,车里出来了一个大晚上戴墨镜的男人。
  
  尖嘴猴腮和肥头大耳都过去跟他说话。
  
  钥匙没有带走!
  
  车上的钥匙没有带走!
  
  晏安感觉自己一颗心迅速窜到了喉咙口,她一瞬间明白过来,这是她最好也是唯一的机会。
  
  “大哥!”她哀哀戚戚地出声:“我想上厕所。”
  
  “忍着!”
  
  “大哥!”晏安无力地开口,“我早就认命了,这一路过来我没哭没喊没给你们添麻烦吧,大家互相包容一点,事情也要容易许多。”
  
  尖嘴猴腮的男人头也不回地说道:“就是你这不哭不闹让我头皮发麻,像你这样的女孩儿我还没见过,谁知道你心里在盘算些什么。”
  
  晏安苦笑,说:“我能盘算什么呢?逃跑吗?你就是现在让我下车,我能找到回去的路吗?”
  
  晏安换了语气,凄凄惨惨地出声:“不瞒您说,我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孤儿。后来被一对夫妻收养,原本以为遇到了好心人,结果他们天天打我虐待我。我早就想走了,不管你要把我卖到哪去,也总不会比现在更差了。”
  
  尖嘴猴腮的男人没有质疑她的说法,看来早就对她的身世了如指掌。他和戴墨镜的男人低声说了几句,让肥头大耳的男人把她带下了车。
  
  “快点!”肥头大耳的男人给她松了绑,而后把她带进了汽修店的卫生间。那是一个完全封闭的房间,一扇窗户没有。
  
  肥头大耳的男人就守在唯一的出口。
  
  月亮隐在了云后,天际一下混沌黑暗起来,耳边有窸窸窣窣不知道是虫子还是其他东西的动静。
  
  “快点!”
  
  门口的男人再一次催促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