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一百七十一章、鲶鱼来了_恶毒女配日常 亚博国际真人平台,yabo亚博体育下载,www.yabo88.com
560小说网 > 恶毒女配日常 > 第一百七十一章、鲶鱼来了

第一百七十一章、鲶鱼来了

“吼?”晏安摸了摸自己的耳朵,看向坐在俞顺康旁边的董馨俞岩俞珂他们一家人,不可置信地问:“我耳朵是不是出问题了?你说什么?”
  
  “我和你爸一份工作都找不到,我们已经没法正常生活。”头发已经花白了很多的董馨开口,“既然你不让我们活,那大家鱼死网破好了。
  
  “鱼死网破?我们不是早就鱼死网破了?找我要钱?糊涂了吧?”晏安看着自己的指甲,说:“找我要钱有点不现实,落井下石我倒是很乐意”
  
  “既然已经活不下去了,我就把你一起拖到地狱里去。”俞顺康缓慢且压抑地开口:“我会跟所有人说,我是你亲爹。你现在出息了反而忘恩负义,连亲爹都不顾及了。”
  
  晏安震惊能从俞顺康嘴里听到这个,俞顺康能说出这种伤敌一百自损八千话,看来最近日子实在过得凄惨。
  
  “怎么?”她笑着问:“你的有钱亲家不管你了?”
  
  只听俞岩呸了一声,愤恨地别过了头。
  
  有意思,真有意思,看来这中间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有趣的事。
  
  “你说你是我亲爹?”晏安抬高音量,问:“你说是就是吗?证据呢?你是我亲爹的话,那俞顺康是谁?你眼前的俞岩俞珂又是谁?”
  
  “这不重要。”俞顺康咳嗽两声,把口里的浓痰吐到地上。“我只要把这件事告诉晁朕和他家里人就可以。”
  
  “然后呢?别人因为举报你的假户口假身份而受到公安局的表扬?看不出来呀。”晏安笑出声来,说:“你现在这么大公无私舍己为人呢?”
  
  “听说你见过晁朕家里人了是吗?听说他们对你的态度还不错,如果让他们知道你把亲生父亲弃到一边不管不顾,你猜他们会怎么想?”董馨老了不少,说话时候嘴角两边的皱纹都拉出一条纵深的弧度,就连一直戴在腕上的佛珠都没了踪迹。她说:“两百万而已,对晁朕来说不过是少买一块表的事。我们拿到钱就带着俞珂俞岩离开这座城市,以后再也不出现在你面前,你可以堂堂正正清清白白地做你的富家少奶奶。”
  
  晏安听她这一通话说下来,比起她那些不要脸的鬼扯,她更关心的反而是,“听说我见过了晁朕家里人,听说他们对我态度还不错?听说,听谁说?”
  
  “你对个不相干的黄芷柔都那么好,怎么就能这么忍心对待我们?”俞珂终于开口,脾气不受控制地拍着桌子,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要把老天叫得当场飞雪。
  
  “哦,那你是觉得我做得少了?对,是我的错,居然还能让你在附中读书,居然还能让你全须全尾地在这冲我大喊大叫。”晏安轻轻敲了敲桌子,说;“那我现在通知你,下周一你和你哥可以不用来上学了。”
  
  “你……”
  
  “我不管是谁跟你们暗通款曲,不管是常雨霏姚雪津还是其他乱七八糟的人,我现在好心劝你们,眼睛擦亮一点别被别有用心的人当枪使。”晏安看着俞顺康,说:“你想要承认你是晏粱你就去,你信不信,你这一秒承认下一秒就会被抓。没事多看书看报,你知道你这些年都在哪些法律法规上光脚跳舞吗?不过我看你现在日子确实不好过,说不定去牢里还能多活几年。”
  
  俞顺康拍着桌子,怒吼:“你把晁朕联系方式给我,我跟他说。”
  
  “说?说什么?把你之前抛家弃子的光荣史说给他听?”晏安笑出声来,问:“你以为你为什么找不到工作呢?你以为只凭我一个人就能让你活成今天这样”
  
  晏安的目光从俞岩俞珂脸上扫过,她说:“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,我劝你们千万醒醒。你们知道的晁朕可都知道,他甚至知道得比你们还要多。那又怎么样呢?他就是知道我为非作歹坏事做尽是个顶坏顶坏的人又能怎么样呢?他就不喜欢我了吗?”
  
  “那你把晁朕叫来,我当面跟他说!”
  
  晏安见他们当着一副不见棺材不落泪的样子,也实在恶心和他们交谈下去,她拿出手机给晁朕拨了电话。
  
  “我真的是晏安亲爹!”
  
  要是不知道内情的人听到俞顺康这么一番话,可能还真以为这屋子里在进行着什么感人肺腑的认亲戏码。可任由俞顺康跪在地上,晁朕还是那句话,“不管是我还是法律都只看身份和户籍证明。晏粱十多年前已经死亡,你想看死亡证明吗?”
  
  “我毕竟是晏安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一个亲人。”
  
  “以后就不是了。”说完这句话,晁朕就拉着晏安站了起来,他跟在座的其他人说:“在明天到来之前,今天的日子姑且算是幸福的。希望诸位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晏安面前,好自为之吧。”
  
  “晏安!”俞顺康嘶吼的声音从背后传来:“你当真不给我们一点活路?你妈在天之灵……”
  
  晏安一只脚已经迈出了门槛,闻言又转过身来,平静地问:“我妈?你们还敢提我妈?当初你们有没有想过给我妈一点活路?你们把我卖给人贩子的时候,有没有想过给我一点活路?”
  
  晏安钻进车里,颤抖着手向着晁朕伸去,问:“有没有烟,给我一支。”
  
  “没有。”
  
  “可我头太疼了,疼得要炸了。”晏安捂着脑袋倒在椅背上,晁朕看了她一眼,推门下了车,过了一会儿,给她丢来一盒烟和一只打火机。晏安手抖得厉害,好半天,这烟都没点上。
  
  晁朕抢走了她手里的烟,够了头就来吻她。晏安全身发冷发得厉害,好半天,才感觉体温逐渐回升,脑袋里缺氧窒息的感觉渐渐缓解。
  
  “今天要没人挑拨他们来我面前恶心我就见了鬼了。是谁?”晏安问:“常雨霏?还是姚雪津?是谁给他们出得这种恶毒主意?”
  
  晁朕抱着她,亲吻她的额头,说:“会知道的。”
  
  “他们还敢提我妈!”晏安呜咽了一声,说:我妈要是在天有灵早就让他们一家五马分尸灰飞烟灭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