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六十二章 从今又添,一段新愁6_宋春归 亚博国际真人平台,yabo亚博体育下载,www.yabo88.com
560小说网 > 宋春归 > 第六十二章 从今又添,一段新愁6

第六十二章 从今又添,一段新愁6


  下面院子里藏在暗处的左小四等三人听到周南招呼,一拥而上,将跌落下来的黑衣人抓起来绑了。
  这院子里雇佣的仆人都是平民百姓,早已听到了动静,可是谁敢出来?眼看着从二楼跌落下来一个人,也不知死活,更可怕的是院子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来了一伙人,也不知是哪一路的好汉,吓得更不敢从屋里出来了。
  听周南叫外面的人把那个黑衣人绑了,又见周南从外面进来,知道不用担心这两个黑衣人了,银屏这时指着周南,惊喜说道:“你是周……周大郎?射杀大虫的周大郎?”
  周南笑着点点头,说道:“正是小人。刚才施救来迟,还望公主恕罪。”后面这句话自然是对公主说的了。
  耶律余里衍依旧是神色淡然,微微欠身说道:“多谢二位好汉相救,妾身不知该如何相谢。”耶律余里衍在刚才忽然见到周南的一刹那,心里好一阵波动,尤其是刚才她和侍女银屏就要遭毒手的时候,这个叫周南的年轻猎户站在门口,那高大的身影,似乎让她心里有了一种依靠的感觉。在这个世界上,一个弱女子能有什么,还不是任人欺凌?
  她现在在这个世界上只是孤零零一个人了,最亲的人也就是身边的侍女银屏了。可是像昨天胡都古来要她的印信,明要不成,就改成暗抢。若不是这个人和他伙伴出现,今晚只怕就被这两个贼人害了。
  可是她又想起来昨天那一幕,这世间,又有谁不是为功名利禄奔波呢?当初自己这山里,与这个年轻猎户对火夜谈,直把他当作了隐世高人,自己生于大辽皇族,自负见识不凡,可一席谈话,竟然也为他的谈吐所倾倒。可就是这样的人,到最后不也是贩酒积攒财货?若是个目不识丁的百姓,挣些钱养家糊口倒也说得过去,可他为什么也要为钱而不惜奔走劳苦呢?他就应该每日间打只兔、钓尾鱼,种些黍稷菜蔬,以山风明月为友,举杯求醉,不问世事那样……
  要是周南现在能知道耶律余里衍心里的这些想法,估计会先问问公主你是不是处女座的?再说了他挣钱可是为了远大理想的,而不是为了个人享受啊。
  周南说道:“小人一行五人,蒙公主容留在此住宿,感激不尽,公主有事,小人自然不会容宵小之辈伤害公主。”顿了顿,周南问道:“不知公主可知是何人要得到公主印信?”
  耶律余里衍摇摇头,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她心里既然把周南当作了为利之人,自然就没有了好感。
  银屏张口说道:“公主,昨天胡都古不是来……”
  耶律余里衍张口说道:“屏儿!”银屏明白余里衍的意思,住口不再往下说。可是银屏跟随公主,现在却好奇怪,为什么公主不肯告诉这个救了她两次的周南。
  周南自然看出来一些端倪,知道公主有些顾虑,却不知道是为什么,本来他可以慢慢寻找胡都古,再弄清楚公主印信的事情的,可是现在那些人已经开始用武力来逼迫公主了,他要尽快知道事情原委,好给这个孤零无助的公主一些帮助,让她不再受这些人的欺凌。
  一旁站立的高远平时快言快语,现在却是一副看热闹的心态,一言不发,只是看着他和公主如何说话。
  周南只得对余里衍说道:“小人一行只是来此卖酒的,无意中发现公主以前的侍卫头领胡都古,而且胡都古还派人盯梢公主的酒楼,小人起了疑心,暗中跟随,发现有人要对公主不利,说一定要讲公主印信取到手。”
  看公主仍是不做声,周南又问道:“公主可知道蒲答、余都姑是什么人?”
  余里衍仍是摇头,说道:“妾身不知道什么蒲答、余都姑。二位好汉相救之恩,妾身自有相报,夜间多有不便,明日再谢二位。”话里意思已经是逐客了。
  周南虽然心里奇怪这公主为什么态度大变,可是一想也是,深更半夜的,自己在人家闺房内多有不便,忙对余里衍说道:“请公主早些休息吧。只是,公主印信有何用处?引得这些人如此冒险来劫?”周南对这个问题实在有些好奇,忍了忍,终于还是问道。
  “那印信早已丢了。再有何用处也丢了。”余里衍语气里带着冷漠。
  周南好像没听出来,听余里衍说丢了,也不好多问,便和高远一起,拽起地上被捆着的黑衣男子,下楼去了。
  下楼梯的时候,高远幽幽的说道:“这公主好大脾气啊。”周南顿时火就大了起来,怒道:“你明知道她脾气大,就只站着看我笑话。这人也真是,好心救她,不说谢吧,还这样冷脸相对。”
  高远哧哧笑道:“这可是你说的,等改天再来一拨,到时你可别叫我啊。”
  楼上,银屏将门窗依旧关好,将地上打扫一下,这才服侍公主回房躺下。一边给公主换上熏香,一边埋怨道:“公主,那周南和他伙伴好心相救,你为何这样对人家啊?”
  余里衍在床上躺着说道:“他救了我,我便明日重金谢他便是。还要我如何谢他?”
  银屏和余里衍自小就在一起,自然能听出余里衍话中带着不满和赌气。银屏走过来,站这床边,对余里衍说道:“公主,那周南伙伴几人,可是昨日才来到我们这里,昨日周南也未见到公主,他哪里就得罪你了,为何这样说那周南?”
  见余里衍不说话,银屏索性坐这公主床边,说道:“要说那周南也是位真正的英雄好汉,心地又好,长的也俊秀,可惜只是个猎户……”
  余里衍听银屏这样说,登时说道:“猎户怎么了?猎户可也是靠自己本事吃饭,又有何不好?”忽然觉得自己的这句话语义不对,马上住口不说了。
  “噗嗤”,银屏一下子笑了,余里衍恨恨的用手去掐银屏,说道:“你这混账丫头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