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八十六章 尔虞我诈3_宋春归 亚博国际真人平台,yabo亚博体育下载,www.yabo88.com
560小说网 > 宋春归 > 第八十六章 尔虞我诈3

第八十六章 尔虞我诈3

????(首先向各位道歉,昨晚由于喝多了酒,写的实在对不住各位,我已经将上一章修改了,为了弥补这个问题,我把上一章更改后的内容在这一章也贴了出来,好顺延下文。上一章更改部分不在本章字数内。)
  
  ????一番巡检下来,周南心里才有了底,根据府库账簿,府衙官府里计有十六万的税银,库房里二十五万的银两,以及库房里十万匹绸缎,还有粮仓内八万石粮食。
  
  ????周南逐一检视过后,才说道:“我相信诸位,这些银两绸缎,交由郭将军统管,取用处置悉由郭将军定夺。”
  
  ????周南似乎根本没有看到韩贵和马大丘二人的眼神,随口便将郭药师拉到了台面上来。光是大宋那边的封赏还不够,眼前这些金银绸缎先许给郭药师,让他们这些人斗去吧。
  
  ????这些府库的账簿确实没什么可看的,兵乱之年,能有多少收入呢?这些财物,放在大宋,也就是一个富裕的镇子的收入。
  
  ????在现在他的眼里,这些金银绢帛粮米,倒像是烫手山芋。
  
  ????他现在已经拿下了涿州,根本不在乎具体州府能剩下些什么了。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如何将自己手下这些叫花子军操练出来,有郭药师、甄五臣这些心怀鬼胎的人在身边,他真的得注意点儿。
  
  ????周南今天陪郭药师转了一天,从他出府的那一刻,他就看到了左小四。可是人多眼杂,不便说话。他和诸位将官随着郭药师将各粮仓、税银库、兵械库都巡看一遍后,只是许给郭药师打理,然后就匆匆回府去了,今夜就要看好戏能不能上演了。
  
  ????一天下来,最高兴的当然是郭药师了,他现在根本不会注意到其他几名彪官的眼神。等将周南送入府内,甄五臣、张令徽等人也早早散去了。
  
  ????“着火了!”、“救火啊!”、“快来人啊!”
  
  ????随着火光越来越大,叫喊声也更急促,人越聚越多。
  
  ????周南本来是在等着看戏,可是没想到这戏是在自己这里演。这小四,不是睡过了吧?
  
  ????周南忙披上衣衫,从房内出来,指挥身边仅有的几个人救火,这火明显就是有人故意纵火,周南在的这处院子好些部位都起了火,火势越来越大,把郭药师手下的亲兵也招来了,一群人忙碌中寻水灭火。
  
  ????他住在留守府,既然戏看不成了,那就救火吧。
  
  ????郭药师听到动静,也穿好衣服、带着人跑了过来。火已经灭的差不多了,几处房屋的门窗俱都被烧毁,看来是有人引燃了木制的门窗,幸亏他手下那些亲兵都在校场那边兵营里住着,才没有有人受伤。
  
  ????郭药师紧绷着嘴唇,一双眼睛似乎在思索着什么,站在周南身边,说道:“上使如何?没有惊扰到上使吧?”
  
  ????火影翻腾中,周南正要说话,“啊”的一声,随着一阵剧痛,周南支撑不住,背靠在墙上,只见一支长箭插在周南胸口,一旁站立的郭药师大吃一惊,大喝道:“快保护上使!抓刺客!”
  
  ????郭药师查看了一下周南胸口伤势,对着南侧院墙一指,叫道:“刺客在那边!快去追。”郭药师手下亲兵呼啦跑出去十几个人,向院墙外追去。这边只有韩贵和马大丘在扶着周南,要将周南抬入室内,还有几名郭药师府上的亲兵正将余烬扑灭。郭药师不敢大意,跟在韩贵身边,看着二人抬着周南慢慢向室内走去,突然郭药师身躯一震,闷哼一声,韩贵觉得奇怪,扭头一看,只见郭药师背部一支长箭贯入,和周南一样,也是遭人暗算了。
  
  ????郭药师勉力支撑着,韩贵连忙叫来灭火的士兵,几个人七手八脚,把周南和郭药师搀扶进室内,让周南和郭药师坐好,又将房屋各处窗帘弄得严严实实,韩贵又派人在门外守候,这才给二人检查伤势,这时府内的医士赶了过来。
  
  ????一阵阵忍痛嘶喊声中,射进背部的箭被拔了出来,又上好伤药。郭药师毕竟身体强壮些,处理完伤势后就这样坐着,看医士为周南疗伤。
  
  ????周南从剧痛中醒来,对郭药师说道:“郭将军,此诚为各将官明辨身份、清理内奸之时。有此纵火、箭射你我二人,正是奸细发动了。射伤我事小,只是若不借此机会,将内奸除掉,只怕大宋天兵未到,燕京便派大军过来了。望将军竭尽全力,以除内奸。”
  
  ????不一会儿,派出去追拿刺客的人都纷纷回来了,对郭药师道:“禀将军,小的们追出后并未发现踪迹,只怕是那刺客得手后就跑了。”
  
  ????郭药师无法,只得吩咐手下侍卫道:“现在即刻调我步军一营,驻守在府第外面,不得再有刺客之事。”那侍卫忙跑出去传令去了。
  
  ????郭药师看了看周南,只见周南身边仅两名侍卫亲兵,不禁喟然长叹道:“果然是家贼难防啊。”
  
  ????周南不禁问道:“在这关键时刻就别卖关子了,如何说是家贼难防啊?”
  
  ????郭药师急道:“难道现在还看不出来吗,刺客能摸入府内,必是对上使住处、对我这留守府最是熟悉,近日那人又去燕京报信,几件事联系在一起,刺客当然是我身边最亲近之人,我身边最可信之人。”
  
  ????郭药师脸上露出阴森神色,说道:“上使放心,此番变乱,乃是我等杀却甄五臣之流最后一战,此番事后,再不会节外生枝。”
  
  ????随后郭药师请周南好生将养,就告辞回去了。
  
  ????不多会儿,左小四就闪身从门外进来了。韩贵和马大丘正要喝问,周南虚弱地说道:“自己人。”又让马大丘到门外守着,以防有人过来。
  
  ????左小四走近周南,满脸愧疚地说道:“大郎,都怪我,竟让你被那人射了一箭,你放心,手下兄弟已经追过去了。”
  
  ????周南摆摆手,低声说道:“不是让你演戏吗?如何反倒让别人看了我们的戏?”
  
  ????左小四解释道:“大郎,你让我先来给郭药师弄些乱子,我适才带着东西和小忠过来,准备在姓郭的那里放把火,然后趁乱给姓郭的一箭。谁成想,我刚在房顶准备好,就看到有一个黑影从后面进来,朝你这里来了,闪身进了你的院子,我就连忙过来,那个黑影点了几把火就翻墙跑了,我就赶紧喊救火,后来你从房间内出来,万没想到,那人竟然从墙外向你行凶,射了一箭就跑了。我就让小忠赶紧去追。”
  
  ????周南奇怪问道:“那郭药师是如何中箭的?”
  
  ????左小四说道:“你本来就是让我给姓郭的弄点乱子,我见你被人暗算,正好姓郭的手下都追了出去,我就给了那姓郭的一箭。那个刺客该不会是这姓郭的派的吧?”
  
  ????周南摇摇头,说道:“不会,姓郭的需要我去给他请功封赏,现在断不会对我动手。恐怕是姓郭的手下那几个兄弟干的,想让我恼恨姓郭的。”
  
  ????左小四看看周南胸口包扎的布条,忽然想起什么,忙从怀里掏出来一个瓷瓶,上面有木塞塞着瓶口,对周南说道:“这是老郑头临行时给我的,说是他配的伤药,三两日就愈合了,我给你敷上吧。”
  
  ????左小四将周南胸口包扎的布条解开,将瓷瓶中的药末轻轻洒在周南箭伤周围,看伤口被药末敷严了,这才重新裹上,又将瓷瓶留下,对韩贵道:“这药末一日一换,记得准时给大郎上药。”说着就要离去。
  
  ????周南忽然叫住左小四,说道:“你派人立刻回趟山,向老郑头讨一种药来。”
  
  ????左小四奇怪问道:“什么药?”周南示意左小四走近,在左小四耳边说了几句,左小四点点头,说道:“我这就让人回山,明日一早就能拿回来。”
  
  ????周南又叫住左小四道:“千万不要告诉他们,说我受伤了。免得他们惦念。”
  
  ????左小四又点点头,说道:“大郎,我知道,你记得按时换药。我这就派人回去。”
  
  ????一个黑影从巷子里穿出,来到一处角门,推开门进去了。
  
  ????甄五臣正站在院子里,那个黑影从旁院进来,对甄五臣说道:“禀家主,小的按照家主吩咐,在留守府内放火,趁乱又射中了那个南人胸口,正要对姓郭的也下手射杀,不料旁边竟然也有人藏在暗处,看样子也是要做这活计,看到小的,朝小的追来,小的就从小巷跑回来了。”
  
  ????“追你的人呢?没有追到这里吧?”甄五臣紧张地问道。
  
  ????“不会!”那黑影张口说道,“小的拐了七八条巷子,肯定甩掉了。”
  
  ????“那就好,只是可惜没有给姓郭的一箭,据你看,那南人还有救吗?”甄五臣问道。
  
  ????“小的的箭正中那人胸口,应该没救了,即便有救,也要躺个十天半月不能动弹。”那黑影谨慎地说道,他也敢保证被他射中的南人必死,万一没死,家主岂不是要恼怒自己。
  
  ????“这样一来,南人来使岂不恼恨姓郭的?看姓郭的还怎么投靠南人!”甄五臣自言自语地说道。只是姓郭的不除,那萧干大王就不会过来帮他,看来自己还要去找张令徽、刘舜臣,和这二人联手,废掉姓郭的,再派人去请来萧干大王,这涿州留守就是自己了。
  
  ????“来人,”甄五臣喊道,从旁边过来一个亲兵,垂手侍立,等待甄五臣吩咐。甄五臣说道:“去张彪官和刘彪官府上,拿我的拜帖,就说我今晚请两位哥哥来府上喝酒。”
  
  ????“大哥,听说昨夜留守府出事了,那南人来使和姓郭的都给人暗算了,还烧了把火。”刘舜臣对张令徽说道。
  
  ????“此事我也听说了,老二,”张令徽听到消息后就一直在盘算,现在刘舜臣也来到他府上说这件事,张令徽心中一横,摆摆手先让屋内下人都出去了,这才说道:“你我兄弟二人的机会来了!”
  
  ????“什么机会?”刘舜臣疑惑地问道。
  
  ????“老二,眼下姓郭的和南人来使都养伤在床,不能动弹,外面就剩一个孤零零的小五,乡兵指挥室韩璧更是只有几百人穷光蛋,不成气候,如今只有你我兄弟二人能左右局势,趁此机会,你我二人找机会除掉姓郭的和小五,这涿州城可就是你我二人的了;那南人来使与姓郭的谈,和与你我二人谈,有何不同?南人才不会管你是郭药师还是碗药师,只要肯献城就行。现在姓郭的动弹不得,正是天赐良机啊!”
  
  ????刘舜臣更是敢想敢干,一拍桌子,说道:“大哥,你说怎么办吧!老子忍姓郭的很久了,现在他躺在床上,正好动手!”
  
  ????张令徽摆摆手,思索了一下,说道:“老二,不如先收拾了小五,断了姓郭的左膀右臂,然后再带人冲到留守府,杀了姓郭的。如果我们去收拾姓郭的,背后给小五捅一刀可就不妙了。”
  
  ????“大哥说的对,我们什么时候动手?”刘舜臣急切问道。
  
  ????张令徽说道:“不如请小五来府中喝酒,趁机将他拿下,再将小五手下那些指挥使也都抓起来,把那些士兵充到你我各营中去。”
  
  ????刘舜臣点头说道:“好,我去请小五今晚来大哥府上喝酒。”
  
  ????正说着话,外面有人说话道:“家主,甄彪官派人来,说是晚间请家主过他府上喝酒。不知家主准备如何回复?”
  
  ????张令徽和刘舜臣相视一笑,张令徽哈哈笑道:“老二,连这小五都开始动心思了,看来这就是老天要姓郭的命啊!”又对门外说道:“告诉来人,就说今日乃是请僧人为过世的老母诵经祈福,特请甄彪官来府上饮酒。”()宋春归更新速度最快。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《宋春归》,微信关注“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”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