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一百零九章 攻进燕京6_宋春归 亚博国际真人平台,yabo亚博体育下载,www.yabo88.com
560小说网 > 宋春归 > 第一百零九章 攻进燕京6

第一百零九章 攻进燕京6


  赵福金又抬头对城上大声叫道:“不若你等乖乖开城归降于我,尚可免于一死,愿为朝廷出力的,我可保荐你等,日后也有个安身立命的差事。”
  高远哈哈大笑,说道:“你这小娘子好打口气!我兄弟二人早已说了,占燕京不是称王,而是为你们南朝守北门,也是为我燕地百姓守家园。”
  赵福金不服气地叫道:“我朝廷大军兵强马壮——”说到这里,想到正是说话的这个高远将朝廷大军甲胄兵仗全部抢去的,不由面上一红,继续说道:“你可是假扮番兵、劫掠朝廷大军的高远?燕京归降,燕地百姓自然是皇帝的子民,我天朝皇帝自然会派大军守疆卫国,保护黎民,以一国之力,守护此地,岂不是比你等区区义军更有威势?”
  “哈哈哈!既知在下抢劫大军之事,还敢说你南朝大军如何厉害?要论保护燕地,等身后这些人攻进燕京再说吧!”高远揶揄说道。
  “你——”赵福金见高远不识好歹,觉得还是那个“大淫贼”好像容易劝,便对周南喊道:“喂!姓周的!我劝你还是归降了朝廷,你要保护燕地百姓,朝廷大军也是要保护燕地百姓,不如合兵一处,共御外侮,何必自相残杀?”
  周南也摸不清城下这女子是何人,看气势,看衣着,听说话,自然不是普通女子,只是说的话太孩子气,太天真了,两军相争,岂是能像过家家一般,说合兵一处就合兵一处的?周南不想和她多说,便说道:“你若做得了主,在下便听你的……”周南只想早点讲这少女打发走开,所以才信口说了一句。他知道,这少女纵然谈吐、气势不凡,可终究不过是官宦富家女子,爹爹、娘就是再宠溺,又如何能做得了军政大事之主?
  可是周南万万没想到,这次他想错了。
  周南错就错在没有把杨大头拉到城墙边上。
  周南一个穿越过来的人,又是穿越到了辽国境内的山沟里,没有见过这个年代的大世面。高远呢,虽说是这时代“土生土长”的人,可是比周南好不到哪里去。只有这杨可世,杨大头,虽说是军中待久了的,可是毕竟也能认得潘柱四个人所穿的衣甲,乃是当今皇宫内殿直禁军侍卫的服饰,四个内殿直侍卫,如此紧张这女子的安危,稍一动脑子,自然也能猜出个大概。即使猜不出来,可是也不会像周南这样口无遮拦。
  赵福金眼睛一亮,问周南道:“你说话可算数?”
  周南仍然不知道陷阱就在眼前,仍然霸气地点点头,朗声说道:“自然算数。我手下兄弟众多,若不能言而有信,又如何服众?!”
  赵福金看周南已经被自己用话堵死,也不多说,转身正要让潘柱将燕山府大印拿来,谁知刘延庆却急急赶了过来,沉声对赵福金说道:“大军准备已毕,请帝姬退入中军,容臣亲自督战。”
  刘延庆说话声音低沉,城墙上的周南和高远自然听不清楚。只是赵福金却不愿退后,对刘延庆说道:“我适才已经劝服了这义军首领,正待命其打开城门,刘都统何不稍待?”
  刘延庆自然不相信赵福金天真烂漫,便将奸猾如贼的周南说服了,可是也不好驳斥赵福金,只是说道:“下官奉童宣抚之命攻打燕京,不敢违抗上命,再者这燕京乃是失于下官之手,下官只有亲手夺回,才能一雪前耻。若这次再不能攻入城中,便请帝姬出面如何?”
  赵福金听刘延庆这样说,不好再与刘延庆相争,只得和潘柱等四名侍卫退后,这次也不退到最后了,而是退到了刘延庆的中军大营,大营里已经没有人了,显然,刘延庆为了亲自在前面督战,将自己的亲兵也都带了过去。
  随着号角声响起,各指挥和各都士兵们在自己将官们的督促下,又开始了掘土填河的行动,这次再也没有留下闲余之人,四万大军,全部都开始了填河的行动。
  潘柱皱了皱眉,却没有说什么,很显然,是觉得刘延庆继续刚才的攻城方法大为不妥。
  护城河中冲走的只是上面一些土包和土袋,所以这次填起河来比刚才快了很多,不一会儿,负土填河的士兵便将土包土袋堆到了燕京城墙下面。看来,刘延庆这次是发了狠,要用土垒出一个斜坡来,一直通到燕京城城头上去。
  这方法虽然很笨,很费力气,可是最后如果能铺成,攻城就容易多了。
  而且这次刘延庆将盾牌也都集中过来,命令士兵沿着填的河中道路,将盾牌举起,连接在一起,形成了一个棚顶,防止填埋起来的通道再给万胜军的炸箭炸开。看来刘延庆对炸箭也是颇为忌惮。
  虽然看起来刘延庆此番安排比适才强了许多,可是赵福金仍觉得还是自己兵不血刃、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方法好。
  眼看这城墙下的土包越来越高,快有城墙一少半的高度了,城墙上的万胜军还是不见任何动静。赵福金心里倒是替万胜军有些担心了,一旦朝廷大军杀上城头,四万大军,还不将城中这些犯上作乱的万胜军全都杀死吗?
  要不到时候自己出面,让刘延庆饶了这些万胜军的性命。只是死罪可免,活罪难逃,就——每人打五十板子吧!那个姓周的一百!看他还敢不敢再欺男霸女。
  赵福金正胡思乱想着,眼睛却不肯离开城墙,她要看看这万胜军如何防守。正疑惑间,燕京城墙上出现了许多百姓模样的人,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,纷纷挤向城墙边。
  赵福金正在猜测姓周的叫上来许多百姓是要做什么,忽然这些百姓在城墙边探出身来,将一桶桶的水倾倒到下面刚刚垒起的小土包上。
  “是沸水!”潘柱猛然惊呼道。
  赵福金自然知道守城时为了退敌,守军会用烧沸的开水,掺入污秽之物,淋向敌军,杀伤敌人。猛听说是沸水,自然吓了一跳,沸水倒下去,将人烫伤,听起来就残忍许多。
  可是赵福金却不见沸水的热气,再看下面,赵福金忍不住吃吃笑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