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 第一百一十六章 招婚榜文5_宋春归 亚博国际真人平台,yabo亚博体育下载,www.yabo88.com
560小说网 > 宋春归 > 第一百一十六章 招婚榜文5

第一百一十六章 招婚榜文5


  城头上的银屏看周南将完颜娄室骗得团团转,忍不住娇声喊道:“公主有话:要败了这人,为萧将军报仇,才准你进城来。”
  这一喊,倒像是小夫妻二人玩笑耍闹一般。耶律余里衍忍不住轻声呵斥道:“银屏……”只是叫了声,余里衍却连自己也不知道要如何训斥银屏,正好看到周南向这里抬头望来,余里衍脸庞一红,好似怕周南能看到自己脸红一样,将脸转过一旁,不再说话了。
  周南刚才听到银屏在城上喊话,虽然不明原因,却也不愿意让城上的人看轻了自己,当下胸脯一挺,傲然对完颜娄室说道:“你只道你家阿骨打皇帝英武盖世,却未曾领教过在下的本事!”说完更是将头略微向一侧呈45°角上望,以示对完颜娄室的蔑视。
  完颜娄室气极而笑,自己也是身经百战了,哪一战也都是冲锋在前,攻打黄龙府时自己曾在千军万马中九次冲杀,想不到眼前这年轻人口气却如此狂妄,当下完颜娄室大笑说道:“果然是英雄出少年!口说无凭,来来来!俺与你二人便当着众人面前,比试一番!”
  周南见完颜娄室果然被自己的气的沉不住气了,大声说道:“我正有此意!只是如何比试?”
  完颜娄室不耐烦地说道:“俺好歹不占你少年人的便宜,如何比试随你来定吧!”
  周南赞道:“痛快!我二人既都是军将,当然是比试些骑射本领了。”完颜娄室本来刚才话出口后有些后悔,若是这年轻人与我比试什么读书写字,那可就输定了。现在听这年轻人说要比试弓马骑射,自然心中大定,连连催促道:“既如此,那就上马一战!”
  周南摇摇头说道:“这里地势狭小,容不得驰骋,骑这一项就不用比试了,要比就比试射箭。”完颜娄室心中更是抑制不住高兴,自己这一手箭法,在金军中也算是数得上的好箭术了,只觉得赢定了这年轻人,连连喊道:“找箭靶来!”
  周南又摇头说道:“射箭靶不好,在燕京,射箭靶的都是女子孩童玩的。你想,那箭靶乃是死的,眼下又不能在马上射箭,比试不出真本领来。”
  完颜娄室不解地问道:“不射靶子还能射什么?难道要射空中飞禽,一箭双鸟?”完颜娄室曾听人说南朝有夸一箭射死两只鸟的,便以为周南也要玩这种射箭法,兀自卖弄说道。
  城上城下,除了金兵,全都哈哈大笑起来,这完颜娄室竟然将一箭双雕说成是一箭双鸟,确实可爱。这一下,连余里衍都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  周南憋着笑,说道:“也不是射鸟儿——今日在下要与你互射,看谁先射中对方身体,就算是胜了,如何?娄室大人可有胆玩?”
  比勇斗狠,完颜娄室向来没有服过谁,更不用周南来激,当下说道:“随你!只是你们汉儿狡诈,须得先讲清规矩,才好论输赢。”
  “那是自然。”周南说道,伸手叫来一个亲军,低声对这个士兵说了几句,又对城上的人喊道:“比试箭法,在下要派我这兄弟去城里借些物事,请公主允准。”说着还朝耶律余里衍的所在拱了拱手,余里衍脸上又是一红,对旁边的黑铁军士兵说道:“他要借什么,给他便是。”
  周南要借的物事很简单,就是一个类似于叉开腿站立的人形木板,木板约有一寸厚,头、肩、胸腹俱都形似真人,甚至高度也和真人一样,只是从大腿中部望下分作两条腿叉开的形状。
  周南见手下去城下借来了自己说的物事,便抓紧时间对完颜娄室说道:“规矩很简单,你我二人都不得披挂铠甲头盔,相距十丈,被射之人躲在人性板后,由另一人先射三箭,然后互换过来再射。先被射中身体的算输。更有一条,双脚不得挪动,凡是挪动的,也算输。”
  完颜娄室仔细想了想,规矩还算公平,自己只要躲藏好,用木板遮护好,就是让这小子射一百箭,也伤不了自己。只是同样道理,如果这小子用木板遮护好,自己同样也伤不了他。不过看这木板厚度,想来只要自己换一张劲弓,还是能射透。还有就是谁先射,同样重要。
  想到此,完颜娄室大声叫道:“俺有话要说。谁先射箭?还有,要是俺先射中你,你却耍赖,说你也能射中俺,不认输咋办?”
  周南笑嘻嘻地说道:“在下定的规矩,自然是你先射箭。你我二人都射三箭,你若是在第一箭射中在下,而在下是第二箭才射中你,那在下认输。若在下也是第一箭射中,那就再比试一轮,这规矩如何?”
  完颜娄室点点头,周南补充的规矩也算公平,如今就是看谁的箭力大了,如果箭支力度大,第一可以射穿木板射中对方,第二,即使不能射中对方,只要木板被利箭带动,将对方顶的挪动了脚步,自己也算胜了。
  待会儿趁着自己胜了,定要一箭射死这小子,然后率兵立即突围,不能恋战,先跑回去再说。
  完颜娄室狞笑着从自己军中挑了一张足足有三石的硬弓,挑了两支利箭,一支挫掉尖头的骨箭。这支没有箭尖的骨箭,就是他用来顶动木板、撞开周南的利器。
  城上的众人自然将比赛规则听得清清楚楚,都是和完颜娄室一般的想法:谁的箭力度大,就对谁有利。很显然,有些清瘦的周南在力气上应该是稍逊这金人将官完颜娄室的。银屏紧张地抓着余里衍的胳膊,嘴里不住声地问道:“你说驸马能赢吗?驸马能赢吗?”
  耶律余里衍也是为周南担心,出的什么鬼主意,自己满以为他能提个别的比试法子,往日里满肚子坏主意,此时却偏偏要和这金人比试箭法、力气。余里衍只是紧张地盯着下面,早已没耐烦去计较银屏不断地嘟囔着“驸马、驸马”了。